用户名: 密码: 找回密码  我的助手
 首页  党建工作  工会工作  纪检监察  精神文明  党员在线  文苑风景 
. 经典著作 . 重要文献 
. 理论研究 . 党史资料 
. 党纪法规 . 工会法规 
. 伟人风采 . 党建杂志 
. 调查研究 . 视频点播 

当前位置: 首页>>专题专栏>>党群之声>>纪检监察>>文章推荐 >>正文
周恩来总理的“五无”
2006-10-08 00:00 党群之声 党工委办公室
周恩来总理的“五无” 周恩来总理离开我们已经二十多年了,但是他的身影笑貌却时时在我们身边。总理这时时处处的“有”,是因为他那许许多多的“无”。而最让人想不到的、受不了的是他那些“无” 啊!周恩来的惊人之无有五。 一是党而不私。 周总理以自己坚定的党性和人格的凝聚力,消除了党内四次大的分裂危机。第一次是红军长征时,周恩来身兼五职:中央三人团(博古、李德、周恩来)成员之一、中央政治局常委、书记处书记、军委副主席、红军总政委。在遵义会议上,只有他才有资格去和博古、李德争吵,把毛泽东请了回来。红一、四方面军会师后又冒出个张国焘。当时张是个实力派,不给权就翻脸,党和红军面临一次分裂。这时周恩来主动将自己担任的红军总政委让给了张国焘。红军总算统一,得以顺利北进,扎根陕北。第二次是大跃进和三年困难时期。周恩来、刘少奇、陈云等提出反冒进,毛泽东大怒,多次让周恩来检讨,甚至说到党的分裂。一个静静的夜晚,西花厅夜凉如水,周恩来把秘书叫来说:“我要给主席写份检查,我讲一句,你记一句。” 但是他枯对孤灯,常常五六分钟说不出一个字。冒进造成的险情已经四处露头,在对下与对上、报国与忠君之间,他陷入了深深的矛盾,深深的痛苦。为了大局,在前几次会他已经把反冒进的责任全揽在了自己身上。目的只有一个,就是保住党的团结,保住一批如陈云、刘少奇等有正确经济思想的干部。而他在修订规划时,又小心地坚持原则,实事求是。他藏而不露地将“15年赶上英国”,改为“15年或者更多的一点时间”;将“在今后10年或者更短的时间内实现全国农业发展纲要”一句删去了“或者更短的时间内”。不要小看这一加一减八九个字!果然一年以后,全国经济凋敝。毛泽东深有感触地说:国难思良将,家贫思贤妻。搞经济还得靠恩来、陈云,多亏恩来给我留了三年余地。第三次是文化大革命中,林彪骗取了毛主席信任成为党的接班人,这时作为二把手的周恩来再次让出了自己的位置。就林彪的威望、或者以他当时投机表现、身体状况,总理自然知道他是不配接这个班的,但主席同意了,党的代表大会通过了,他只有服从。果然,“九大” 之后只有二年多,林彪自我爆炸。总理连夜坐镇大会堂,弹指一挥,将其余党一网打尽,为国为党再定乾坤。让也总理,争也总理,一屈一伸又弥合了一次分裂。第四次,林彪事件之后,总理在党政军中己享有崇高威信,但“四人帮”的篡权阴谋也到了剑拔弩张的境地。总理自知身染绝症,一病难起,于是他抓紧寻找接班人。1974年12月,他不顾危病只身飞到韶山与毛泽东商量邓小平的任职。邓小平一出山,双方就展开拉锯战,这时总理躺在医院里,仍侧耳静听着帐外的金戈铁马声。 二是官而不显。 周恩来是中国有史以来的第一个平民“宰相”,是世界上最平民化的总理。一次他出国访问,内衣破了送到驻外使馆去缝洗。当大使夫人抱着这一团衣服回来时,泪水盈眶,她怒指着工作人员道:“原来你们就这样照顾总理啊!这是一个大国总理的衣服吗?” 总理的衬衣多处打过补丁,白领子和袖口是换过几次的,一件毛巾睡衣本来白底蓝格,但早已磨得像一件纱衣。这样寒酸的行头,当然不敢示人,更不敢示外国人。所以,总理出国总带一只特殊的箱子,不管住多高级的宾馆,每天起床,先由我方人员将这一套行头收入箱内锁好,才许宾馆服务生进去整理房间。人家一直以为这是一个最高机密文件箱呢。总理在国内办公时就不必这样遮挡“家丑” 了,他一坐到桌旁,就套上一付蓝布袖套,那样子就像一个坐在包装台前的女工。许多政府工作报告、国务院文件和震惊世界的声明,都是在这蓝袖套下写出的。只有总理的贴身人员才知道他的生活实在太不像个总理。总理一入城就在中南海西花厅办公,一直住了25年。这是座老平房,又湿又暗,工作人员多次请示总理,总理都不准维修。终于有一次,工作人员趁总理外出时将房子小修了一下。总理回京,发现房已维修,当晚即离去暂住钓鱼台,要求将房内的旧家具(合旧窗帘)全部换回来,否则就不回去住。工作人员只得从命。一次,总理在杭州出差,临上飞机时地方上送了一筐南方的时令蔬菜,到京时被他发现,就严厉批评了工作人员,并命令折价寄钱去。又一次,总理在洛阳视察,见到一册碑帖,问秘书身上带钱没有,见没带钱,就摇摇头走了。总理从小随伯父求学,伯父的坟迁移,他不能回去,选派弟弟去,临行前又改派侄儿去,为的是尽量不惊动地方。想总理有权不私,有名不显,权倾一国,两袖清风,这种近似残酷的反差随着岁月的增加,倒叫人更加十分地不安和不忍了。 三是劳而无怨。 周总理是中国革命的第一受苦人。上海工人起义,“八一”起义,万里长征,三大战役,这种真刀真枪的事他干;地下特工斗争,国统区长驻虎穴,这种生死度外的事他干;解放后政治工作、经济工作、文化工作,这种大管家的烦人杂事他干。他人生的最后一些年头,直到临终,身上一直佩着“为人民服务”徽章。如果计算工作量,他真正是党内之最。周恩来是1974年6月1日住进医院的,而据资料统计,一至五月共139天,他每天工作12—14小时有9天;14—18小时有74天;19—23小时38天;连续24小时有5天。只有13天在12小时之内。而从3月中旬到5月底,2个半月,日常工作之外,他又参加中央会议21次,外事活动54次,其他会议和谈话57次。他像一头牛,只知道负重,没完没了地受苦,有时还要受气。1938年,他右臂受伤,两次治疗不愈,只好远走苏联。医生说为了彻底好,治疗时间就要长一些。他却说时局危急,不能长离国内,只短住了6个月。最后还是落下个臂伸不直的残疾。而林彪也是治病,也是这个时局,却在苏联从1938年住到了1941年。文化革命中,周恩来成了救火队长,他像老母鸡以双翅护雏,防老鹰叨食一样尽其所能保护干部。红卫兵要揪斗陈毅,周恩来苦苦说服无效,最后震怒道:我站在大会堂门口,看你们从我身上踩过去!这时国家已经瘫痪,每天无休止地接见,无休止地调解。饭都来不及吃,服务员只好在茶杯里调一点面糊。全国到处“点火”,周恩来东奔西跑去“救火”。他坦然一笑说:“我不下地狱,谁下地狱?” 大厦将倾,已经出现裂纹,但他还是咬牙苦撑着,放不下,走不开。 四是去不留言。 1976年元旦前后总理已经到了弥留之际。中央领导对总理病情已是一日一问,邓颖超同志每日必到病房陪坐。这时忠节老臣中还没有被打倒的只有叶剑英了。叶帅与总理自黄埔时期便患难与共,又共同经历过党史上许多是非曲折。眼见总理已是一日三厥,气若游丝,而“四人帮”又趁危乱国,心乱如麻,老泪纵横。一日,他取来一叠白纸,对病房值班人员说,总理一生顾全大局,严守机密,肚子里装着很多东西,死前肯定有话要说,你们要随时记下。但总理去世后,值班人员交到叶帅手里的仍然是一叠白纸。当真是总理社中无话吗2当然不是,在会场上,在向领袖汇报时,在对“四人帮’”斗争时,在与同志谈心时,该说的都说过了,他觉得不该说的,平时不多说一字。现在并不因为要撒手而去就可以不负责任,随心所欲。总理的办公室和卧室同处一栋,邓颖超同志是他一生的革命知己,又同是中央高干,但总理工作上的事邓颖超自动回避,总理也不与她多讲一字。总理办公室有三把钥匙,他一把,秘书一把,警卫一把,邓颖超没有,她要进办公室必须先敲门。周总理把自己一劈两半。一半是党的人,一半是他自己。他也有家私,也有个人丰富的内心世界,但是这两部分泾渭分明,绝不相混。 五是死不留灰。 周恩来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提出死后不留骨灰的人。1976年1月 8日他去世的时候,正是中国政治风云变幻的日子,林彪集团刚被粉碎,“四人帮” 集团则自鸣得意,中国上空乌云压城,百姓肚里愁肠千结。人们合着泪水,对着电视一遍遍地看着那个简陋的遗体告别仪式。过了几天,报上又公布了总理遗体到八宝山火化的消息,并旦遵总理遗嘱不留骨灰。许多人都不相信这个事实。直到多少年后,我们才清楚这确实是总理遗嘱。1月15日下午追悼会结束后,邓颖超就把家属召集在一起,说总理在十几年前就与地约定死后不留骨灰。当晚,邓颖超找来总理生前党小组的几个成员帮忙,一架农用飞机在北京如磐的夜色中冷清地起飞,飞临天津这个总理少年时代生活和最早投身革命的地方,又沿着渤海湾飞临黄河入海口,将那一捧银白的骨灰粉化入海空,也许就是这一撒,总理的魂魄就永远充满人间,贯通天地。 周恩来总理的“五无”,说到底是一个无私。公私之分古来有之,但真正的大公无私自共产党始。周总理甩脱自我,超越自我,自尊自爱自律,实现了真正“大无”。与此同时,却得到了别人没有的“大有”。他一生有大智、大勇、大才和大貌,特别是他的大爱大德——那种倾城倾国、倾倒联合国的精神风貌。
    
关闭窗口